落拓不羁

所有的结局,都像一个谜。

云间染【古风/片段】

“贱人!”
雍容华贵的女人抬起手就要打人,蓝思追却没有看向她,又或者是懒得理她。

这样的事发生的多了,难道每个都要他与她们纠缠解决一番?况且后宫之内的女人如狼似虎,各个都是顶不讲理,与其耗费那时间,还不如想想家训来的痛快。

还没等女人碰到蓝思追,便被拦了下来,整个人像是扔东西一样给扔了出去,头上繁重华丽的饰品掉落在地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“蓝愿!”
蓝思追抬头看着那人担忧的神色,心安了许多,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。
  
“皇上……”
皇帝看向倒在一旁的女人,一副狼狈之样,心中怒火大增,神情愈发冷冽。
蓝思追却出神地盯着他眉间的丹砂,手指轻轻抚了上去。
“阿凌,皱着眉好难看。”
金凌抓住他的手指,而后包起他整只手,眉间舒展开来。
“哪有!他们都说我俊俏,怎么会难看!”
蓝思追笑了出来,眸子一片水盈盈,望向金凌,煞是好看。

那边的女人看到二人如此不顾他人的亲昵,心中的妒火也愈加旺盛。她冲着蓝思追大喊。
“你这个贱人,若不是你狐媚圣上,皇上怎么不会来看我!”
她尖叫着想冲过去,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。
此时,一个清亮的女声从她的头顶传来。
“呦,这么热闹,都在呀。”
她顺着搭在肩上的手看去,惊恐的瞪大了眼。
 
  
  
【一个没前没后(并且丧良心)的小短篇,死党说思追儿太弱势(然而我并不觉得)建议我不要发,我想了想,改了一下,还是发上来了(不觉得这种由吃醋引起的战争很令人兴奋吗-v-)
大概就是一个金凌和蓝思追并肩看尽山河故里的故事(由于我没脑子所以大概是不会写权谋之类的的)以及一句出自《诗经》的诗:
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
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评论(1)

热度(35)